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拾穗者

与梦同行,风雨兼程……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没有标明“引用”“转载”的都是原创内容!如引用“原创”内容请标明出处并通知本人。 我的邮箱:xazxwen50@126.com QQ:1973069796

网易考拉推荐

【转载】生不动 难生动  

2013-03-18 17:20:45|  分类: 阅读收藏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本文转载自郁歧《生不动 难生动》
 

生不动   难生动

彭敦运

班级就是人,班级教育(我把班主任进行的一切活动叫做班级教育)就是人的教育。

接收这一观点并不难,难的是怎样把它运用于实际,促进学生的健康成长。

班级教育不是栽种人工林,它应该是用爱心唤醒莺飞草长万紫千红的自然生态。这不是什么高深的教育理论,而是以人为本的办学理念在班级教育中的软着陆。

然而,或许是过多的关注功利,或许是因为传统的束缚,许多班主任却很难摆脱“制度治人”、“分数治人”以及“班主任承包一切”的桎梏,以至于站在班主任的平台上,始终看不见自己工作的边界;抱着美好的愿望,勤勤恳恳地干着不得学生心的“坏事”。即使风流智慧如梅洪建者,也曾被班级教育的浮躁之风所左右。难得的是,他能将学生来信中的不同意见,当着灌顶醍醐,发现自己“所坚持4年的‘民主自治’,竟然是束缚学生身心的牢笼;所坚持的励志,原来只如风行水上,甚至波澜不惊”。有几人能在鲜花与掌声中清醒地解剖自己,放弃从“副校长”开始的青云之路,甚至远走他乡,探索班级教育的真谛?

梅洪建做到了。自称“绝望”中的他,竟然能在书斋里虔诚地拜谒杜威、陶行知、苏霍姆林斯基、夸美纽斯、赞科夫与魏书生,并与他们进行穿越性对话;竟然还能发现“《老子》是一部相当了不起的班主任著作”!

我没有见过凤凰涅槃,但我从梅洪建的行止中,却感受到了这种涅槃般的痛苦与欢快。

是啊,放弃自己初恋般精心设计并践行了几年的“班级自治”,并剥开《一日一励志》的表皮,观察它那“走不进学生的内心”的实质,需要一颗多么坚强的心!

班级教育不就是“管理”么,有几个人能走出这个高原?何况他还在“管理”之外的附件里,填进了“建设”!

但是,梅洪建就是梅洪建,他不仅只是顶着一个“新生代班主任”名义,而是果断地“除去身上的重重枷锁,找寻属于自己的梦,并获得内心恒久的宁静”。他“仔细剖析了‘管理’、‘建设’的根源”,他发现“前者是把学生推向了对立,而后者则有点‘借刀杀人’抑或‘让学生自杀’的味道”……壮士断腕也不过如此。

也许正是经过了痛彻骨髓的思考,他的班级教育理论才死而后生,并一步一步走出班级教育的高原。“培育—发展”模式,绝不仅仅是一条短线连接四个字这么简单。曾经是“臭名远扬”班的学生说,“在我们几乎对自己都绝望的时候,(梅老师)用一种快乐的方式让我们这些朽木成了精美的艺术品,原来高中也可以快乐,原来奇迹是可以创造的。”创造这一奇迹的到底是什么?梅洪建说,“班级工作的出发点是让每个孩子都快乐地成长;班级工作的落脚点是让每个孩子都获得可持续发展的能力;班级工作的基本策略是让每个孩子都动起来”。或许这句话的文字稍多,我们不妨做点压缩,那就是:只要学生人人都有事做,人人都在做自己高兴的事。

这是不是真理?

我暂不回答。

试问,为什么那么多班主任那么喜欢“管理”?就因为一些学生太“活”,喜欢惹事;怎样不让学生惹事?制定一个又一个的制度来框住他们。为了美化这种外生的框住机制,“聪明”的班主任就设计出各种各样的“学生自治”。就在这种花团锦簇的自治里,被框住的学生突然发现,原来“自己给自己戴上了一道道枷锁”。

带上枷锁的学生还会有快乐?他们当然只能是“真的无奈,因为枷锁是我们自己制定的,我们只能忍气吞声地去接受,去实行。”

啊,传统班级教育的悲哀,就在于给每个学生来了温柔的一刀。分析至此,我们看见了班级教育中不停地晃动着鲧的影子,当年他治水,不就是这样东挡西塞,企图框住太活的水?结果,水没能治住,倒枉送了自己的老命。

梅洪建是否从中受到启发?我不知道。但是,他说“很多时候,我们追寻的是解决问题的方法和途径,从来没有想过是否有一种方法可以让事情不再发生。或许,让孩子们动起来事情就不再发生了吧?”这根问号是我加的,他用的是句号。从问号到句号,说明他走完了一段心路,完成了一个新的班级教育理论的构建。他“借鉴了很多资料,编写了《班级励志教程》,这个励志教程不同于当初的《一日一励志》,这个励志教程具有相当的煽动性。(他)让孩子们每天早读课大声朗读这些极具鼓舞性、煽动性的文章,并在每天的最后一节课抽出10分钟时间,利用小班会的时间来深化教程的内容、落实教程的精神。这样,这种积极向上的东西,就自然融入到了孩子们的灵魂之中。当一个人的内在驱动力被激发,任何事情都不再是负累和痛苦,都将是愉悦和幸福了”。

幸福的班级教育,给学生带来了班级教育的幸福。

这是生命教育所青睐的教育幸福,这是生命教育呼唤出的教育生态,一个生机勃勃的生态。

多少次,我们面对“生动”一词,总是解读为“意态灵活能感动人”,须不知,“生动”还能有另一个解释,那就是每一个学生各向异性的生命活动!不是么,没有学生丰富多彩的积极探究与追寻,哪里有班级教育五彩斑斓的生动?!

在这个教育理论,教育模式大洗牌的春天里,我欣喜地看到,年轻的梅洪建,给古老的班级教育注入了一股生机盎然的活水

 

彭敦运,男,博士。湖北省学科带头人。湖北省地方教材审定专家。国家NOC赛事班主任赛项设计人兼第一届裁判长。省教育厅重大项目(校本教研)组专家。中南三省班主任学术委员会执行副主任。中央教科所特聘专家。《中国信息技术教育》“在线班级”专栏作者;《中小学信息技术教育》“宽带教研组”专栏作者。《中小学信息技术教育》专栏作者。先后独立完成《教育激励机制的理论与实践》《班主任课程化》、等24个省级以上教育科研规划课题,其中有3项获得湖北省人民政府科学进步奖,20项省教育科研成果奖。省级以上专业杂志里发表了240多篇论文,著书9部著作,参编8部出版《中国茶文化》等四张VCD教学软件。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33)| 评论(0)
推荐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